练手存文 乱七八糟
挚爱楼诚


【谭赵】the man from Pandora 3

两人的故事,说新奇也好俗套也罢,其实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爱情故事。

彼时正在美国西海岸经历gap year 的谭宗明遇上了选修了医学预科正焦头烂额的赵启平。或许是因为荷尔蒙还是什么操蛋的玩意儿,两人搞在了一起,却意外发现对方很合自己的胃口,于是准备将这段关系延续。继而赵启平暗地里接受了Pandora的招安,谭宗明开始犹豫要不要回家族企业实习,为了回去后能不动声色地掌权,开始做暗处繁杂的准备工作。

两人尚且不太牢固的感情被大量的学业、工作碾压在缝隙里艰难求生。

琐碎的事务与烦恼填充满恋爱的角角落落,两人那时还都没学会调节生活与工作,偶尔一脸疲惫的在公寓撞上,只能短暂的交换一个吻。

两人恋爱第二年某一个不知道什么鬼的纪念日,好不容易都有空,两人在床上耗掉了一整晚。

赵启平久违地热情,双腿一次次缠回身上人的腰,情·欲染得眼角一片潮红。事

后,两人在狼藉的床单上交换一个吻。分手吧,赵启平说,我看到你家里催你回东部了。

一夜无话。

两天后赵启平帮他一起打包好行李,送他上去机场的的士。

黄色的小车开远,赵启平在路边独自抽了一支烟,他刚学会,一般只在论文deadline时才偶尔来几根。这支还是谭宗明那儿顺来的,有一点潮,而且特别的涩。一支烟燃到尽头,他转身离开。

黄叶飘落下来,盖住那碾灭的烟头。

七年过去,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都在欢场上久经磨练,但心口总还有那么一个角落,存放着当初那个人,留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执念。蓦然相见,着实意外,但也只是在心湖砸了一块儿大一点的石头,等一会儿,总能平复。

可是……

“什么?!!”赵启平瞪着眼前这个甜美灵动的女孩,心中仿佛呼啸而过一堆自己乱跑的医疗床。

汪曼春用没受伤的手挡住他:“你瞪她干嘛,就算你和晟煊有什么过节也不是曼丽的错啊。”

“我一直以为你女朋友只是个小文秘.”赵启平揉了揉额角,“结果你告诉我,晟煊的私人武装是归她管的?”

一直在角落敲着电脑装死的James插嘴:“而且因为晟煊总部渗透的贩毒组已经明确了是Sin的下家,我们即将和晟煊展开长期的合作,这是Arthur和长老会讨论后敲定的。Q是锦瑟的伴侣,两人比较默契,本来昨晚Q昨晚的任务评级是B-,她做完可以去接洽,谁知失手了,她最近要躲躲风头。”

“鉴于Eric和Joshua都在出外勤,我们这儿又缺人”Q同学摊了摊手“所以”

“James,请告诉我晟煊的大老板不可能屈尊降贵来接洽我们对不对”英明神武的Z用手捂住脸试图逃避。

“恰恰相反的是,谭总对这件事特别的重视,而Jin小姐是谭总的私人助理之一,归他直属领导,So”James一脸同情地帮他开了罐可乐。

“我叫锦瑟,不要叫我jin小姐了,please!”于曼丽对James的Engnese翻了个小小的白眼。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卷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