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手存文 乱七八糟
挚爱楼诚


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楔子】

    推开古朴的雕花大门,是一个精致的大厅,巴洛克时期的天花板与墙上挂着的画作交相辉映,天光从斑驳的彩色玻璃中透入,在大理石地板上留下梦幻的光影,细看有微尘在光束中飞舞。
    一松手,随着吱呀的声音,大门缓缓关上,他猛然回头,看着紧闭的门户,不知为何,微微有些不安。
转回头,墙上展示着许多精美的画作,多是风景油画,静谧而美好,用色柔美,让人看着仿佛能感觉到明朗下午的微风,不知不觉快逛到了尽头,他不经意回头,猛然瞳孔收缩。

原来雕花大门所在的位置,已变成了和身边一样的墙壁,上面挂着一幅人物肖像,他大步冲到那堵墙前,墙的边缘光滑无缺,与其它的墙一般无二,一点伪装的痕迹也没有,可那么大一扇门怎么可能突然消失,而且不留痕迹,一丝声音也未发出?

正在他冷汗涔涔之际,面前的那副人物肖像吸引了他的注意。如果不是在一个不恰当的时候,他会细细欣赏这幅画,用笔细腻,上色明朗,画上是一个亚麻色头发的姑娘,覆着薄薄的黑色头纱,头纱与发丝的掩映间,圆润的珍珠耳环若隐若现,少女笑得十分温婉,就像二月微凉的日光。

突然,美丽的少女咧开了嘴,嘴角越扯越高,直到扭曲成小丑一般的笑容,双眼有生命一般直勾勾的盯着他,嘴唇变成了血一般的颜色,紧接着画框边缘也渗出血来。

他慌不择路的从画前逃开,却见触眼可及的每一幅画都变成了那个诡异的少女,少女笑得越来越扭曲,空旷的大厅似乎还传来的喋喋的笑声,精美的装饰,繁复的顶画都扭曲成了一片,他站在厅中,无处可逃,鲜红的颜色蔓延在整个视野,画上的少女扭曲的挣动着,似乎就要从画中挣脱出来.....

他猛然睁开眼,眼前依旧是熟悉的天花板,环顾四周,井井有条的单人宿舍都是入睡前的模样,丝毫未变。

他缓缓的出了口气,床头的手表显示现在还是午夜,月光透过窗户洒在窗前的地面上,还有精力旺盛的男生外面打着篮球,传来砰砰的声音。他闭上眼,过了会儿,再次睡着,一夜无梦。


评论

© 芬兰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