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手存文 乱七八糟
挚爱楼诚


【瓶邪】木偶戏 Chapter1

老师傅的小院在镇子旁的半山腰上,既不出世,也不入世,刚好的距离,慢慢地晃到小镇上也就半个时辰,按张起灵的脚程其实可以更快些,无奈半路上,某个戴着墨镜的人突然往边上一窜,半晌,带着满身枯草落叶,和,怀里的一只,兔子。某个面无表情的人也忍不住额上乱蹦的青筋,而抱着兔子的人却不自觉,自顾自拎着兔子两只脆弱的耳朵晃来晃去,
“哑巴,你说这兔子可不可爱?” “。。。”
“待到镇上说不定能换个好价钱呢”。 “随你”
“不过这兔子有点小,没几两肉啊” “。。。”
好不容易挨到了镇上,戴墨镜的货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估计去推销他的兔子去了,张起灵也不急着寻他,拿出单子,一样一样购买着单子上的东西,其他也还好办,但师傅制人偶时必需的箨草*和雕棠*快用完了,而卖这些东西的晋商这时还没有到,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人出售。
正想着,前面的小巷子里传来了阵阵呼喝声
“臭小子,敢卖给你爷爷我假货,不想活了是吧!”
“这你怎么能赖我呢,我当初说了这是刚进的货,还没请大朝贡看过,有可能是假的,看你执意要买才便宜卖给你的,要是真的,会这么便宜?”
“管你呢”粗粝的声音似乎有点恼羞成怒了“反正是你害我在寿宴上出丑的,给我打!”
“哎哎哎你被说不赢就动手啊”另一个声音突然拔高“救命啊!”
张起灵探头一看,巷子尽头,一个满脸油滑之像的公子哥正站在一边,指示几个家丁殴打一个月白色衣裳的青年,青年看似狼狈,其实用撩阴腿踹翻了好几个,不过寡不敌众,快要挡不住了。张起灵捡了块石子,笔直的弹向那个公子哥的脑门,然后闪身回墙后,“哎呦!”方才还盛气凌人的公子哥嚎了一声软倒在地,家丁们顾不上殴打墙角的青年,赶忙去扶自家主子,白衣的青年趁机朝巷子外逃去,几个家丁们大呼小叫的跟上来,待青年跑过,路边的竹竿哗啦啦全倒下来,长长的竹竿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等他们扒开了障碍物,那个月白色的身影早就不知去向。
远处的一个屋檐下,吴邪擦了擦额角的汗,望向一边的救命恩人,“谢了,哥们。要不是你,我今天估计惨了。”
黑衣的青年理了下背上的包袱,发现没有少东西,回首微微一点头,“不谢,就此别过。”
“别呀,哥们,你好歹救了我的命,赏脸到寒舍喝杯茶?”
张起灵刚想拒绝,黑瞎子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好啊好啊,反正我们也不急着回去,对吧哑巴?”
“。。。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英雄救美的时候啊!”
。。。。
总之两人最后被拉去了“美”的店铺,其实就在不远处
两人坐在桌前,吴邪殷勤的翻出了刚下的明前龙井,滚水一冲,碧绿的叶子在杯中舒展开来,配着大邑的白瓷,颇有点雨后的清新感。
趁着吴邪转身整理茶叶罐,桌前的两人面面相觑:
———你是不是忘了木头浸水时间久了会被腐蚀的
———啊呀美人相邀深情难却嘛
———那你慢慢喝
———QWQ
等吴邪回到桌前,瓷杯中的茶水已消失在门外,配着黑瞎子完美无缺的笑容,
“真是好茶,多谢吴老板款待”
接下来杯中又被续满了新茶“那二位多来几杯?新下的茶这时候是最香的”
两人:。。。。
-----------------------------------------------------------TBC
不知道怎么画风变得很奇怪。。不管了发了再说


*箨草:出自《山海经 中山一经》葵本而杏叶,黄华而荚实,名曰箨,可以已瞢 *雕棠:出自《山海经 中山一经》少出水焉,其中多雕棠,其叶如榆叶而方,其实如赤菽,食之已聋 后面会提到它们的用途哒
评论
热度 ( 4 )

© 芬兰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