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手存文 乱七八糟
挚爱楼诚


〔谭赵〕Valentine's Day(Pwp)

The man.from Pandora的番外 可独立看,反正就是趁情人节开个车~差点没赶上。大家情人节快乐呀!
——————————————————————————————

忘了谁说过来着,人在洗头的时候经常会有莫名的恐惧,仿佛水流哗哗从头顶流下,冲刷过紧闭的双眼时,总有一双窥探的眼在你看不见的角落注视着你。 
闭着眼揉搓着头毛上的泡泡的赵启平如是想。水流清脆的击打着地面的瓷砖,此外周围一片寂静,似乎并无异样。 
是自己神经过敏了吧。赵启平伸出手,摸索着想去关水龙头。 
身边的玻璃门被唰一下拉开,光裸的腰侧覆上了一双温热的手。赵启平手一颤,差点条件反射一个肘击过去,随即生生克制住。 
“老谭?”他伸手想去抹掉脸上的水珠。手腕被握住,耳畔熟悉的嗓音含糊的应了一声。在淅淅沥沥的水声中听不分明。 
赵启平把悬着的心放回去,也是,除了他,有谁会有自己公寓的门卡。 
“你怎么突然来了?都没和我说一声。”他闭着眼询问身后的人。 
谭宗明叼住怀里人薄薄的耳廓,坏心的将鼻息吐到他敏感的耳根,“你说呢,小混蛋,今儿是什么日子?” 
“今天?二月,二月十…啊!” 
赵启平这才想起来,他歉意地往身后人怀里靠了靠“抱歉,亲爱的,我今天都忙昏头了,今天连着排了几台大手术,我...” 
其实当然不是什么见鬼的手术,而是又一次的突发任务,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回家便直奔浴室。 
“总算想起来了?”谭宗明得寸进尺的吻上他颈侧,用舌尖描摹情人奔涌着新鲜血液的颈动脉,“那怎么补偿我?” 
“嗯…今晚,听你安排?”赵启平仰起脸微微喘息,任水流冲刷着湿漉漉的睫毛,下颚和颈部连成一条脆弱的弧线,身后人最喜欢的弧度。 
谭宗明叼上他标志的下巴反复啃咬,嗓音在喉间模糊不清,“你说的,可别反悔。

总算找好停车场了~


 

评论 ( 4 )
热度 ( 54 )

© 卷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