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手存文 缘更选手


〔谭赵〕The Man From Pandora 2

被楼诚101炸出来。。决定开始写这篇,先修修前文,干巴爹,我大谭赵一定能C位出道!

--------------------------------------------------------------------
B座一楼有一个咖啡厅,赵启平毫不意外的在咖啡厅后工作人员的休息室找到了咬着牙给自己包扎的汪曼春。 

看清来人后,曼春收回缠在手上差点挥出去的琴弦,白了来人一眼“你总算来了,赵大医生。”

赵启平八风不动地收下眼刀,他们俩已经熟到即使眼前的尤物皮衣半解露着雪白的肩膀,他也只淡定的往她胳膊上扎了一支杜冷丁。
“汪女王都会失手,看来这次任务背后的势力不简单。”赵启平一边脱下西装外套,从柜子里摸出一件和汪
曼春差不多的黑风衣换上,一边随口嘲讽自己的搭档。

“马失前蹄”Q同学面无表情的回答,把长发单手拢进帽子,披上一件男士的外套。

“两位,请不要用生僻的民族语言交流”安静了很久的James在耳麦里插嘴,“另外,追兵已经快从大堂搜过来了。” 
两人默契地停止幼稚的耍嘴皮子, 汪曼春把刚备份好的u盘扔给赵启平,从暗门溜走,赵启平双手一拍接下u盘放好。
他也戴上帽子,拿风衣领子半遮着脸从大堂一侧故意招摇地“躲闪”着向偏门跑去。

 正在大堂排查的追兵们看见一个修长的黑色影子闪过,不疑有他,领头的一伸手把前来阻拦的大堂领班推开,带着手下大呼小叫的追了上去。 
赵启平熟门熟路的从偏门绕进小花园,又从安全通道溜进酒店A座,不远不近地吊着后面的人。
绕了几圈估摸着曼春应该离开了,他躲进一个储物间将外套帽子一扔,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个扣子,插着兜晃晃悠悠的走进了一旁的酒吧。 

吧台边,调酒的金发辣妹将胸脯和刚调好的酒一起搁在台上,呈现给台前独酌的男人:“帅哥,这么久了,你等的人不会来了吧。” 

男人微挑起眉,将一张大钞礼貌的搁在台上,“不,有些人值得等待。美女,我对面那个失落的蓝眼睛帅哥看起来也被人放了鸽子,请他喝一杯,你会成功的。” 

看辣妹略带遗憾的转身,他拿起酒杯浅酌了一口,手边安静了一晚的手机忽然振动了两下。

屏幕亮起,显示出一条中文短信,鉴于边上估计没人看得懂,他不避讳的直接打开 
发信人 锦瑟 
谭总,事发突然,今晚Q无法前来,但与Pandora携手事宜暂无变故,改日面叙。 
难得真的被人放了鸽子的谭总看上去也不气恼,动动手指发了OK.他一口干完剩下的酒,正准备起身起开。 

身边的空位擦肩过来一个人,夹着纸钞的修长手指分外眼熟
“Alxander,thank you” 这低沉略带牛津腔的嗓音听起来就更耳熟了。
抬起头,一双圆眼睛被他捉了个正着,眼睛主人的两道浓眉诧异地挑起,几乎要斜斜飞上发际线。 
“启平?”
“老谭?” 

谭宗明最先回过神来,意味不明的挑了挑嘴角:“怎么还喝这种女人酒。”

辣妹很快端上一杯奶油色、装饰了肉豆蔻粉末的酒,赵启平接过来虚虚实实抿了一口,白兰地和可可的味道顺滑地融化在舌尖,堵住他的话语,被酒液滋润过的薄唇最终没有吐出什么锋利的语句:“习惯罢了,医生不能摄入太多酒精。”

“说起来我都不知道,赵医生最近在哪家医院高就?”谭宗明也端起酒杯。

“签了几家小医院,到处跑罢了,入不了谭总法眼。”礼貌的笑未到达赵启平眼底,浅浅的笑纹聊胜于无地显示着虚假的诚意。

脱口而出地昵称让两人都有些微妙的赧然,妄想用客套的话掩盖掉那已无所适从的亲昵。

一杯酒尽,两人道别,谭宗明看着那个瘦削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兴味索然地转了转腕上的表,忽然回想起他们分手前赵启平生日,他把一只针尖扣在那只清瘦的手腕上时,表带冰凉的触感。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卷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