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手存文 乱七八糟
挚爱楼诚


〔谭赵/双曼〕The Man From Pandora 1(特工AU)

入夜后,近郊皆是一片漆黑。偶尔有几个酒鬼拎着酒瓶唱着歌,然后一头栽倒在路边——还好这里不是寒冷的西伯利亚,而是盛行西风笼罩下的大不列颠。 

然而不远处的atom俱乐部却灯火通明。门口的一排豪车让人望而却步——生怕擦了某一辆就得赔的倾家荡产。 

走廊尽头是一个色调暧昧的房间,门口两个保镖上前来,示意前来的女子配合他们搜身。
女子烫着妩媚的长卷发,红唇鲜艳欲滴——感谢新买的阿玛尼黑管400和将事业线露得分明的低胸皮衣,两个保镖在被雪白的胸口晃的眼花后只翻了翻她的包,没搜出她长发里藏的‘琴弦’——纯天然哑光锯齿,旅行居家杀人分尸必备哦亲。
女子优雅的走进房间,还不忘给保镖小哥留了个妩媚的眼风。 
室内,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床边,一脸期待的看着女子随手甩掉手包和黑风衣,慢慢走近。带着铆钉的靴衬出女人笔直雪白的双腿,男人从她细细的鞋跟看到精细雕琢的眉,露出满意的神情。 
“Mr.Wilson,shall we begin?”女人将长发撩至肩后。 
男子下意识点点头。 
“On your kneels”女子走到挂满道具的墙边,挑起一根细长的皮鞭。瞬间释放的威严让男人顺从的跪下,眼中充满了渴望。 
细细的鞭稍从男人的颈侧略过,一路划至双腿间,危险又充满暗示。女子充满技巧的拿鞭子挑逗着脚下的男人,走到他身后“tell me, who are you?” 
“your belongings,my queen.”男人望着女王般睥睨着她的女子,被挑逗的下身逐渐挺立。 
“good boy”女人轻声回答,微微俯下身,红唇慢慢贴近男人面前“So ,do you want praise ? ” 
“yes”男人痴迷的望着她,想靠近一亲芳泽。 
一鞭毫不留情的落下,男人半痛苦半享受的呻吟了一声。 
“Remember who you are,my servant.You have no right to ask from me” 
“yes ,my queen”男人顺从的跪服在她脚下。 
女子一脸高贵冷艳的陪男人玩着调教普雷,脑子里嗖嗖嗖的发着弹幕: 唉,为什么又选我来出这种任务,为什么这种位高权重的男人会是抖M?是不是从小缺乏母爱啊老兄? 
吐槽归吐槽,她在将男人五花大绑后趁其不备,利索的扭断了他的脖子,然后从他随身物品里顺利的搜出了手机和u盘。 
将东西收好,她将手包提手上的隐藏的绳索拉出来,从窗户悄无声息的滑了出去。 
谁知刚要落到地面,打开的窗户里就传来了保镖的大呼小叫“Mr.Wilson!” 
“Get the women!she killed him!”保镖们很快发现了她从窗户里向下射击。女子抓着绳索避让不及,肩上瞬间被子弹豁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WTF!女子跳上一旁的跑车,一脚油门飙出停车场。 
没过多久,几辆车从俱乐部开出,向着她离开的方向追去。 
女子从后视镜里看着如影随行的追兵,一边拿纱布止血,一边暴躁的踩着油门,高跟鞋底几乎要把车底踩通。

“什么情况?James,他们怎么会这么快就发现的?” 

耳机中传来一个冷静的声音
“Q,抱歉,是我的疏忽。Wilson身上应该被植入了芯片,便于随时控制,他的生命体征一消失保镖自然就发现了,东西拿到了吗?” 

“嗯”Q,即汪曼春简洁地回答 
“按我给的路线开,去老地方,我通知Z前来支援。” 
“让他快点,老娘快撑不住了。” 

一边,刚下班的赵启平正悠哉悠哉的向家里驶去,车载电话里冒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Z, Q’s got trouble.” 
“又要我救场?”赵启平认命的看着车载导航上出现了一张线路图,照着指示一个拐弯。“曼春居然失手了?” 
James毫不愧疚的布置着任务“是的,你去Costa酒店B座接应她,目标的u盘里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got it”赵启平潇洒的停下车,摸出两个手术刀片贴身藏好,熟门熟路地从酒店后门溜了进去。 
————————————————————————————
趁过年开个新坑~特工谭赵,带双曼玩儿
欧美圈后遗症,间歇性飙英文,有影响阅读请告诉我,我加个翻译,不过一般都看得懂。。。吧?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卷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