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手存文 乱七八糟
挚爱楼诚


〔东凯〕跨年

絮絮叨叨不知道写了点啥.......刚看完东方卫视码出来热乎的小段子,算是弥补没有看到铜矿的遗憾吧~--------------------------------
看看休息室里禁止吸烟的标志, 王凯有点郁闷的揣了烟盒出门,找了个小角落。最近忙着电影宣传,到处跑来跑去累得半死,下飞机的时候一脸的疲惫被狗仔拍了个正着,又被经纪人叨叨。果然即使没有粉丝接机也不能大意。
他下飞机结结实实的睡了半天才缓过来。然后又是东方卫视跨年的彩排,还好是和混熟了的天宇大陆,电影宣传不免一直绕着兄弟,大哥讲来讲去。按年纪来算他确实不小了,王凯摸出打火机,咔哒一声点燃了嘴上的烟。赶在而立之年红起来不算晚,但和那些满脸胶原蛋白的小年轻是比不了了。深吸一口气,苦涩的烟雾伴着尼古丁充满整个肺部,又被呼出,模糊了视线。
大哥啊,伪装者和之前的戏,他好像一直是叫别人的那个来着。刘烨 ,还有,靳东。
他不自觉的搓了搓自己的手指,深吸一口,取下烟,从齿缝里溢出那一口烟,烟草的味道浸润到味蕾中,苦的舌根发麻。
“怎么一个人躲在这儿抽烟?”熟悉的嗓音在不远处响起,惊得他手一颤,火星在半空中抖了抖,掉落在鞋面上。
“……东哥?”他下意识的转身。
转角处的男人一身中规中矩的黑西装,手上的婚戒很醒目。倒是少见的领结带来了几分跳脱。再往上看,是熟悉的一字笑,抿出眼尾温和的笑意。
“哦,没什么,犯瘾了。”他莫名有些局促,垂下眼,像是掩饰着什么地又抽了一口,眉眼模糊在烟雾中。修长的手指下意识搓弄着烟头。这一幕要是给外面的小姑娘看见,少不得又是一通尖叫。他倒是不自觉,一举一动都像是在撩着人。
“还是要少抽一点啊。”
“嗯”
“我们,很久没见了吧”
“是啊”准确来说是一年多了。
从伪装者热度过去后,两人都忙的不可开交,说是忙于工作也好,为了避嫌也好,好多活动,即使前后差不离,也没有见过面。对外的解释是两人的咖位足够单独挑起大梁,之前都在新西兰,两人也没有过多交际,这倒真是很久很久没见了。
“东哥你的节目在什么时候?”他挑起了一个最应景的话题。
“你后面”男人挑了挑眉“大概快九点半。”
“唔”王凯下意识看了看表。圆眼睛瞬间瞪大了,“糟了,我快要上场了。”
“东哥回见”他仓促的告别,不知是遗憾还是庆幸的转身。
“慢点跑,”男人到不介意,在他身后悠悠的说“新年快乐。”
远去的那个消瘦的身影短暂的顿了顿,“嗯,新年快乐”然后毫不犹豫的跑远

评论 ( 1 )
热度 ( 40 )

© 芬兰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