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手存文 乱七八糟
挚爱楼诚


〔洪季〕spy 上(pwp)

半强制普雷 蒙眼手铐
拒谈三观_(:з」∠)_
后续见评论,蠢lo不会放链
————————————————————————————
反手关上房门,男人紧绷的神经也没有丝毫的松懈,他知道珀肯定在他的住处周围布满了眼线。回想起临走前珀晦暗不明的神色和赵小鲁所谓的大礼,他的眉头锁出了深深地川字。
距他假意被俘已近两年,他所有的后路都被堵死了,才换来了珀勉强的信任,这个男人能在边境只手遮天,靠的不仅仅是暴虐的脾气。
曾经的洪队,如今珀门下表面的得力干将,实际步步如临深渊。
此次交易突如其来,药品又是家里下了死命令不准流入国内的。他匆忙传出了消息,边防拼死销毁了药品,但两边均死伤惨重,据说家里有人被俘。难道是自己被供出来了?不对,那珀估计当场就会把自己扒皮抽筋。心下想着退路,他在客厅里环顾了一周,没找到所谓的大礼。
卧室的门虚掩着,从里面隐隐传出了一丝响动。
他条件反射拔出后腰别着的墙,一手推开了房门。
卧室整肃的布局和之前一般无二,只是围着帐子的床上似乎影影绰绰多了什么,洪少秋几步抢上前,一把掀开帘子。
全身的血液一分为二,一半突突的冲向大脑,叫嚣着想去干掉珀,另一半不顾他大脑的意愿,直奔下身而去。

一双修长匀称的手被铐在床头,手铐的制式是该死的熟悉。警用手铐,冷硬的线条闪烁着金属的光泽,衬得手腕愈发的清瘦。这双手,无论是执枪,握笔,还是简单的交叠,都是清冷自持,一如它的主人。可现如今被束缚在床头,内侧细白的皮肤因为挣扎被勒出道道红痕,深处细细的洇出血丝,却是显露出矛盾的色*气,不知是让人想要怜惜,还是激起更强烈的,施虐的欲*望。
床上的人双眼被缚住,只露出高挺的鼻梁与紧抿的唇,额发微湿,凌乱的贴在脸上,这并不妨碍洪少秋认出他。季白,他阔别已久的..队长。
这个人本该在霖市运筹帷幄,现在却被人用这种方式,送到了他床上。
该死,珀和季白因为之前的案子早就结了仇,也不可能轻易放过他。

—————————————————————
不老歌炸了。。。。请戳石墨补档。。

评论 ( 13 )
热度 ( 29 )

© 芬兰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