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手存文 乱七八糟
挚爱楼诚


【谭赵】采采卷耳5

 

“所以,”谭宗明擦着刚洗完的头发,一脸空白的思考了一会儿到底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件事,最后放弃了,继续一脸面瘫的问到,“今天来勾搭我的那个红衣服的漂亮姑娘不是人?”

 

同样洗完澡,换了家居服的小赵医生眨巴着两只不同颜色的眼睛,抱着个大抱枕盘腿坐在沙发上晃悠着,闻言一头栽在沙发上,“虽然基本上是这样没错,但你的重点居然是那姑娘而不是我有特异功能吗?”

 

英明神武的谭总在他身边坐下,笑着把人揽进怀里,“有就有吧,就算你也是个狐狸精,也还是赵启平啊。”

 

“......好像没毛病。”

 

“对了,如果让那姑娘得手了会怎么样?”谭总揉揉怀里人吹干后显得格外柔软的头毛。

 

赵启平翻了个白眼,“也不怎么样吧,最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然后一段时间觉得气虚体弱,纵欲过度吧,毕竟狐族也不敢真的弄出人命来。”

 

某人把脸凑在他耳边,使坏地玩着他的耳垂,温热的鼻息随着话语喷洒在耳畔,“所以你是不是也给我下了咒?”

 

薄红瞬间从耳根蔓延开来,酥麻的感觉瞬间电流般传遍了半身,小赵医生一僵,半天才咬牙切齿地一肘子把人怼开,“滚蛋,老子是人!”

谭总自然不会这么被镇压,变本加厉的把人压在沙发上,故意冲他敏感的地方上下其手,

 

赵启平笑着躲来躲去,却难逃某个老男人的魔爪“艹,谭宗明你大爷......盒盒盒盒好痒,你....盒盒盒..你放开我,别..盒盒盒盒盒盒盒”

 

两个人在沙发上滚成一团,可怜的抱枕在两人中间被压成扁扁的一片。电视机放着电影频道,不甚明亮的光打在两人身上,忽明忽暗,蓦地就多了一丝名为家的烟火气。

 

在微凉的深秋,有另一个人的体温在身旁,左侧胸膛跳动的心房,在相拥间感受到另一侧来自爱人胸膛的微微震动,所有的烦忧便都如萧瑟的秋风般被挡在了透明的玻璃外。

 

清早,精准的生物钟把赵启平唤醒,他艰难的把自己从身边熟睡的人怀里拆出来,尽量不发出声音地去洗漱。

 

正小心地把下巴上的泡沫带着胡茬刮干净,腰上覆上来一双手,随即肩膀上被搁了个脑袋,后背感受到一方胸膛,这是一个拥抱。

 

“怎么不多睡会儿?你今天不用早到吧?”赵启平从镜子里看向身后的人。

谭宗明用新长出来的胡茬挠了挠他颈窝,“想和你吃个早饭不行么?”

 

“行啊,我们去新开的那家?他们家的馄饨特别鲜。”

 

“好。”

 

半晌,两人收拾停当,正准备出门吃早餐,赵启平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他随手一划接起来,“喂?”

 

“赵医生,你快来!那个站都站不起来的10号床病人不见了!”年轻的医生六神无主,声音大的对面的谭总都几可耳闻。

 

“怎么了?”谭宗明正在在折腾他的袖扣,抬头问到。

 

“一个很重要的病人失踪了,我现在得去。”赵启平一把揣上手机钱包,拎上外套,“你只能自己去尝那家的馄饨了,拜”

 

他不太温柔的在谭宗明侧脸上戳了个告别吻,风一样的刮走了。

 

谭总被放了鸽子,无奈的吼了一句,“记得吃早饭啊。”回应他的是赵启平挥了两下的爪子。他的上班时间还早,正装都换好了也不可能再窝回床上,磨叽着收拾了一会儿,只好也大清早出了门。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芬兰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