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手存文 乱七八糟
挚爱楼诚


【谭赵】采采卷耳4

台花上线,小赵医生准备坦白啦。

------------------------------------------------------

美人收回爪子,愤愤的看着两个男人在角落窃窃私语。

 

本狐第一次被人截胡,居然还是个男人!

 

死给!

她一口喝光杯里的酒,勉强压下火气。手里的酒杯忽然被人轻巧地抽走,换上一杯新的:“美丽的小姐,是谁惹你生气了?”

 

美人一转头,一个公子哥儿正晃着酒杯冲她笑,五彩斑斓的领带,梳得整整齐齐的背头和价值不菲的腕表组成了明晃晃的两个大字:“小开”

 

看到男人眼中的惊艳,真·狐狸精小姐脸色稍霁,“哪有,只是鞋不太合脚,想找个地方歇一下。”

 

“来,我扶你去那边。”公子哥儿殷勤地用手虚虚揽住她的腰,“敢问小姐芳名?”

 

“于泠,三点水的泠”美人嫣然一笑

 

“真是好名字。”小开一脸赞叹,俗套的台词被他说出来却意外的中听,“我叫明台。”

 

于泠优雅地坐下,用手轻轻捂了一下嘴,“您就是明家的小少爷?”

 

“什么小少爷,在他们眼里不过就是个花天酒地的败家子罢了。”明台在她对面坐下,潇洒地笑了笑,目光随着她游移。

 

于泠看着眼前男人一贯的迷恋,总算抛却了被半路截胡的怒火,笑意盈盈的拨弄着卷发,尽力施展着自己的魅力,剪水瞳脉脉含情,红唇微勾,聊到投入处不知觉地将细白的手搭在眼前的男人身上,一会又假装惊觉将手缩回去,若即若离,勾着人一点一点靠近。明台也很给面子,眼中带着恰到好处的迷恋,被她吸引着慢慢前倾。

 

两人欣欣然约了第二天的晚餐,期待进一步的深入交流。

 

俊男美女相谈甚欢,在边上的人眼里不失为一道风景。于泠也(自以为)决不着痕迹地在明台身上施了狐族“特产”----迷魂咒,作用详情可见纣王【大雾。

 

一边谭总乖乖的继续去接洽生意伙伴,顺便(被)认识了一圈新鲜血液,一边还要注意着自家惹眼并且今天有点奇怪的的小狐狸不要勾搭或者被勾搭,亏得他早就练出了八风不动外加左右逢源的交际手段。

 

赵启平尝了一圈甜点,正摆出骨科副主任的架势,和几个办公室一族科普保护腰椎脊椎的要点,一脸禁欲的专业吸引得几个小姑娘不住向前凑。

 

可惜赵医生经曲筱绡一役,对太过主动的小女生已经有点敬谢不敏,娴熟的婉拒掉几个要号码,一人一张名片-----上面印着工作号,随便骚扰,非工作时间,只能烧纸。

 

夜渐深,不少人和猎艳对象相携离去,明台绅士地帮于泠叫了车,付好车费目送她离去。直到车消失在转弯处,随手结了几个印,解了身上的迷魂咒。

 

浮于表面的轻佻如潮水般退去,露出如磐石般坚硬的侧脸。

 

狐族勾搭人的手段真是一成不变,他嗅了嗅衣领上残留的香水,不置可否。

想当年曼丽什么都没做,浅浅一笑,那一瞬的风情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他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谭总开着新宠和赵启平回公寓,一路小赵医生有些奇怪地沉默着。

 

“怎么了?”老谭从后视镜里觑了觑小赵医生的脸色,直觉有什么事情,直接开口询问。如果不想让他知道,赵启平会隐藏得一丝不漏,现在这种情况,说明他在犹豫。

 

“老谭,”果不其然,赵启平不自觉的咬了咬下唇,“回家后,我想跟你坦白一件事情。”

 

“好。”谭总转回视线,专心开车。

-----------------------------------------------------------

 今天学校曰推迟一个礼拜返校,不补课了,全校兴奋的不得了。开心地打开电脑,码到一半,一堆家长商议着联名向校长施压,要求延长补课时间,声称正必压邪。我们:??!瞬间连码字的心情都没有了。一点小槽,不喜跳过。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芬兰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