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采采卷耳2

凌晨值完班,赵启平反而没有了一丝睡意,驱车开向家中,大马路上空无一人,只有路灯尽忠职守的在他脸上打下一路明明暗暗的光影。

回忆起女子病房内那种让人伤感的静默,赵启平打开车窗,仲秋夜带着露水的风迫不及待的冲进车里,夜独特的气息便充满了每一个角落。

那种湿润的,冰凉的,带着一丝丝寂寞的味道,在学生时期,曾如影随形的陪伴着他度过了许多夜晚。也许就是这种根深蒂固的寂寞,让他迷恋有趣的人与事物,妄图从他人的陪伴中汲取一丝温暖。

等到在家门口拿出钥匙,赵启平整个人已被夜风吹得凉透,带着自暴自弃的舒爽。

打开门,他却愣了一会儿,客厅亮着橘黄的小夜灯,它稀薄柔软的光芒在黑暗中撑出一片光明,在冰凉的,让人忍不住矫情的夜里,带来近乎奢侈的温暖。茶几上放着保温壶,里面是还有余温的汤-----一看就是不知哪家高级餐厅的所谓的养生汤,赵启平忍不住笑了笑,倒出一碗喝了两口,温暖的汤熨帖的从喉咙滚落到胃里,这是家的感觉。

困意随着暖回来的身体渐渐翻腾回他的大脑。他飞速洗漱了一下,悄悄地摸上已经睡了一个人的大床,床上的人无意识的将他揽入怀中,被子里捂了半晚上的暖意将他环绕,睡意刹那间吞没了一切。

一夜好眠。

醒来天已大亮, 蓝天透亮得像一大块水晶,至于深夜的伤感与矫情,不是我,不存在的,阿拉平平依旧是那个潇洒风流的小赵医生。

身边早已没了人影-----毕竟大老板也是要上班的,偌大的晟煊如果只靠某位姓何的女士一个人撑着,她可能一气之下就被小包总拐走了----------开玩笑的,安迪女士还是位热爱工作的好员工。

赵启平慢吞吞的把自己从被子里刨出来,捯饬清爽,直到头毛都变成了完美的造型,神清气爽的下楼吃午饭---或者下午茶。

不远处面馆的大娘早就熟悉了这个作息不规律的小伙子,笑眯眯的起锅,几下乘出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还少不得叨叨两句:“年轻人吃饭要规律,不然作出胃病来就知道难受了奥。”

赵启平熟练地用支付宝扫过去二十块钱,一边拌着面条一边乖乖聆听大娘的教诲,“放心啦吴姐,我也就值班的时候不规律一点,我们院长可用血的教训告诉了我们,不好好对自己的胃,就只能在别人吃红锅的时候烫青菜。”

半碗面下肚,一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吃的正嗨的人看也不开用手一划接起来:“喂,老谭?”

“想着你也该起了,今晚李总搞了个沙龙,请了你挺喜欢的那个铜管乐队,去不去?”

“好啊,反正这两天没事。”小赵医生嚼着面条,一口赢下。 

“那我傍晚来接你,穿那套深蓝的西装吧,好歹是手工定制的被你落在那儿积灰。你在楼下吃面?别去吃泡面啊,就几步路,吴姐做的好吃多了。 ”谭总好像在翻着什么文件,哗拉拉的响。

“知道了,妈,”赵启平翻了个白眼,“晚上见。”

谭宗明哭笑不得,“嫌我啰嗦是吧,小心晚上让你叫爸爸。”

--------------------------------------------------

某院长:赵启平你是不是不想轮休了?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芬兰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