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手存文 乱七八糟
挚爱楼诚


【谭赵】采采卷耳 1

看起来是古风标题其实是灵异故事。。
小明和谭总还没上线
大概就是半仙儿【不是】小赵医生帮台丽打出大团圆ending的故事Orz
---------------------------------------------------------------------------------------
小赵医生有一双圆圆的眼睛,笑起来带着细细的笑纹,仿佛小钩子一样撩着你,叫人怨怼老天怎么偏生把最美好的基因都自由组合给了这祸害。
没有人知道,他的左眼是浅浅的琥珀色,不带美瞳时看起来像一只懒洋洋的波斯猫。
他的左眼,也就是俗称的阴阳眼,能看见许多常人看不见的东西。左眼,右眼,两个世界,医院明晃晃的走廊里可能飘着两个刚离去的癌症患者,主任桌子上高价淘来的根雕上也会趴着只无精打采的小木灵,久之也就习惯,反正多数精怪也不会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
又一次轮值,赵启平拎着病例挨个儿查着房,夜已渐深,病人体弱,多数早已入眠。心率曲线在屏幕上寂寞的跳动着,一下,又一下。
“赵医生?”病床上的美人儿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美人是真美,苍白的小脸陷在枕头里,衬得那双大眼睛如同清水里的银丸,眼波流转间皆是脉脉的情丝。
工作期间,赵医生倒是不会随便撩闲,何况这美人儿可不是等闲之辈,上头对她的来历语焉不详,只是下令好好治,而且要严加看守,病成这样外面还守着两个武警。
赵启平从跃动的红线上收回眼神,“于小姐,今天感觉怎么样?”
美人勾出一个微笑,苍白无力,但眼神一片清明,“还能怎么样呢,不过是耗着时间罢了,我还不想死,也不能死。”
小赵医生垂眼看着她,一时语塞,一天天病人如流水般从眼前经过,可他还是没法对生老病死熟视无睹。苍白的安慰连过耳的资格都没有,他做完例行的检查,调整了一下点滴的速度,无言的帮床上的人掖了掖被角,转身向下一个病房走去。也许是女子无言的伤感感染了他,他没有注意到,她眉宇间笼罩着淡淡的黑气,只有他的左眼才能看到的异样。
男人清瘦的身影随着礼貌的关门声离开了病房,于曼丽阖上眼,对着空气说,“我考虑好了,接受你的条件。”
一路巡完整层楼,赵启平扒拉了两下头毛,不知哪里来的异样感一直挥斥不去,想来想去一切正常,难道是这两天为了写论文睡少了?看来明天轮休要早点睡。想着他溜达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一边给墙角可怜巴巴看着他,快干死的小绿萝浇了点水。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芬兰天空 | Powered by LOFTER